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05155.com >

05155.com

南北朝169年之一二三、南朝刘裕、刘义符、刘义

发表时间:2019-10-04

  往复循环:世运百年一大变,三十年一小变,变乱是古今常有的事情,就使再有本事的皇帝,也不能令子子孙孙,万古千秋的太平过去,所以治极必乱,盛极必衰,衰乱已极,复治复盛,往复循环,周而复始。但我中国数千万里疆域,好几百万人民,自从轩辕黄帝以后,传至汉、晋,都由汉族主治。

  胡虏称霸:而那些少数民族,僻居遐方,赠他四个雅号,南为蛮,东为夷,西为戎,北为狄。这蛮夷戎狄四种,只准在外国居住,不许他闯入中原。后来外族逐渐来华,杂居内地,到了五胡十六国,害得荡荡中原,胡虏称霸。这就不多说了,却说刘裕建立宋朝后,立长子刘义符为太子,他还有义真、义隆、义康三子。

  西凉战败:西凉公李歆,相传是汉将军李广的后裔,北凉主沮渠蒙逊,与李歆为仇,假装率军攻西秦,暗地里设下埋伏。果然李歆中计,以为北凉空虚,乘隙进攻,途中被蒙逊伏击,连战失败被杀。蒙逊遂占据酒泉并转攻敦煌,李歆之弟李恂战死,他的儿子李重耳投奔北魏,传了五代到李渊,就是唐代开国皇帝。刘裕病重:却说宋主刘裕,既弑晋恭帝,但自己的身体也越来越差,疾病加身。在医官的精心治疗下,幸喜服药有灵,逐渐痊愈。太子刘义符人不庄重,大臣谢晦为此忧虑,对刘裕讲国家不可托付此人。宋主刘裕问他刘义真如何,谢晦则说刘义真才辩有余,德量不足,也不理想。不久刘裕再病加剧。

  刘裕病逝:公元422年,在位两年的宋朝开国皇帝刘裕病逝,史称宋武帝,刘裕一生生活简仆,又不好色,只是杀了两个晋朝皇帝夺位。刘裕的太子刘义符即位,刘义符年方十七,童心未化,老大臣教导他也听不进去,首都的人已料他不得善终。偏北方强敌北魏,又发动一场战争,这就是宋魏交兵的开始。

  北魏往事1:魏祖拓跋猗出自鲜卑,习惯用索辫发,因此又称索头部。晋怀帝时,魏祖拓跋猗虚与并州剌史结为兄弟,刘琨上报任命拓跋猗虚为大单于,封地代郡,号为代公。六世传至什翼犍,已有十万兵力。匈奴部首领刘卫辰,被代国打得逃往前秦,前秦主苻坚大举伐代,什翼犍战败逃回,被儿子寔君所杀。

  北魏往事2:苻坚捕杀了寔君,将代国一分为二,西属刘卫辰,东属什翼犍的外甥刘库仁。什翼犍的孙子拓跋跬由刘库仁抚养,长大后有勇有谋,被刘库仁之子刘显所忌恨,拓跋跬便投奔贺兰部的舅舅家,正好前秦已衰灭,旧部推举拓跋跬为代王,赶走刘显,改国号魏,史称北魏,与曹操三国时的魏区别。

  北魏往事3:刘卫辰进攻拓跋跬而死,他的儿子刘勃勃逃到后秦,后来建厦国。拓跋跬破柔然,抢掠高车,蹂躏后燕,迁都到大同并称帝。开始纳刘库仁的女儿,生下儿子拓跋嗣,后来又得到后燕主慕容宝的小女儿,姿色过人,立为皇后。后来又见母亲妹妹贺氏更漂亮,便杀了贺姨母丈夫,硬夺为妃生下拓跋绍。

  北魏往事4:拓跋跬晚年服用丹药,导致性格暴躁因怒杀人,贺夫人偶然得罪他,就要杀贺夫人,贺夫人吓得逃到冷宫,向儿子拓跋绍求救,导致拓跋绍夜入杀父。长子拓跋嗣闻变抓捕拓跋绍并处死他及其生母贺氏,即北魏皇帝位,并勤修政治,重农桑,任用博士崔浩,兴复除害,国内小康。

  魏宋交战:面对宋国的刘裕病亡,魏主拓跋嗣,决心趁机发动对宋的战争,他派奚斤为大将军,统率周几、公孙表等,渡河南下。魏宋两军在滑台、虎牢等地,爆发了激烈的战争,双方都有较大伤亡,但宋军还是处于劣势,宋将毛祖德战伤被俘,伤重而亡。宋廷连接败报,都很惊惶,但宋主刘义符,却不太重视。

  拓跋焘继位:当时宋廷内外大臣,都怕魏兵未退,而进一步逼近淮河、泗县地区,后来得知魏主往北回去了,稍稍放心。不久,魏主拓跋嗣病逝,由他的太子拓跋焘继位,仍然重用崔浩,崔浩劝拓跋焘休兵息民,并命令周几等将领各守疆土,暂停战争。宋军已疲于奔命,疮痍未复,巴不得相安无事,暂免兵戈。

  除刘义线:又过了一年,宋主刘义符,仍然整天游戏,他的弟弟刘义真则觊觎他的皇位,与关系好的大臣谢灵运、颜延之、慧琳道等说,我若得志,让你们当宰相、都督。这话传出去后,现任丞相徐羡之等人更加戒备恐惧,当即将谢灵运、颜延之外调,刘义真得知二人外调,平时又与徐羡之不和,上书要清君侧。

  除刘义线:徐羡之等因刘义符不肖,正密谋废掉刘义符,既得刘义真的上书,更激动的决定,先除了刘义真,再废掉刘义符。宋主刘义符,本与刘义真不甚和协,况朝政由徐羡之等主持,刘义符除游玩外,悉听三个丞相的裁决,因此立即下诏,废刘义真为百姓。后来,因有大臣上书谏阻,刘义真被朝廷派人勒杀。

  废刘义符:徐羡之又召来檀道济、王弘,密谋废立,两人都赞成。公元424年6月,天气炎热,入夜不凉,宋主刘义符避暑华林园中,喝了酒到月落才睡。第二天一早,檀道济率军突入,徐羡之、傅亮、谢晦三个丞相继进。士兵将刘义符从船中抓到东阁,由徐羡之等收去玺绶,召集百官,以皇太后之命废掉刘义符。

  迎立刘义隆:被废掉的刘义符,在迁走的途中,被徐羡之安排的人杀死,时年19岁,史称宋少帝。由傅亮从江陵,迎来刘裕的第三个儿子刘义隆继位,刘义隆从江陵,戒备森严的进入南京,徐羡之问傅亮,新主可与何人相比?傅亮说,在晋文帝司马昭、晋景帝司马师之上。徐羡之说,如此英明,定能理解我一片赤心。

  刘义隆除三相:刘义隆即皇帝位,他年才18,却是个有谋略的人,与乃兄刘义符完全不一样。他心中隐忌着徐羡之、傅亮、谢晦三相,面上却不露声色。徐羡之等,在刘义隆即位前,已将谢晦调往江陵,且将许多兵力都交给谢晦。刘义隆却调动檀道济的兵力,首先在京城,拿下傅亮,徐羡之,处死二人。

  刘劭出生:然后宋主刘义隆,下令檀道济讨伐谢晦,檀道济对战胜谢晦充满信心,出兵西进。这时,刘义隆的袁皇后,生下一个儿子,相貌凶恶,皇后令人对宋主刘义隆说,此儿相貌异常,将来必破国亡家,愿杀此儿以绝后患。但刘义隆却制止了,取名为刘劭。这个刘劭,日后果然杀了自己的父亲。

  平定谢晦叛乱:宋军对谢晦的战争,第一仗在彭城洲,谢晦军竟然打败宋军的将领到颜之。第二仗檀道济指挥下的宋军,大败谢晦军,谢晦逃回江陵。哪知将领周超,竟然投奔宋军,谢晦急得出城再逃,在安陆被宋军抓住。谢晦一降,他的将领全都投降,宋军平乱大获全胜班师回朝。谢晦押入京师后,斩首市曹。魏打败柔然:再说那北魏,魏主拓跋焘新立,这柔然国却以魏主新立,大加轻视,出动六万骑兵,大举侵入魏国的云中(今山西大同)。魏主拓跋焘三日两夜兼程去救援,在魏国的旧都盛乐,被柔然国首领大擅围住五十多层,魏兵都惧怕,只有拓跋焘神色自若,用强弓射倒柔然大将,将柔然兵打退,将大擅赶出漠北。

  先打夏国:拓跋焘轻蔑的改柔然为蠕蠕。拓跋焘还意在卑辱的称赫连勃勃为屈丐,但这个勃勃凶狡善兵,魏国有点惧他。第二年,夏主赫连勃勃病逝,他的儿子赫连昌继位,拓跋焘听说赫连勃勃死了,准备乘机征伐夏国。但群臣都表示要先打蠕蠕,说如打夏国,蠕蠕乘机来入侵怎么办?只有博士崔浩主张先打夏国。

  一败夏国:崔浩说,赫连氏残暴,人神共愤,且土地不过千里,我军一到,他必瓦解。蠕蠕新败,必不敢再来,待他来袭时我已班师。这个意见与魏主拓跋焘意见一致,遂决计西征夏国。拓跋焘亲率大军,很快打到夏都统万城,魏军一度打入统万城,纵火烧西门,但拓跋焘见城坚,表示来年再取该城,遂撤军而回。第二次伐夏:不久,夏军的地盘长安也丢掉了,长安是赫连勃勃从刘裕离开后的晋军手中夺得的,易夺现在也易丢掉了。北凉王沮渠蒙逊、氐王杨盛的儿子杨玄,得知魏军连战连捷,也都害怕的派使到魏国,纳贡称藩。魏主拓跋焘当然高兴,发动了对夏国的第二次征伐,他采取弃去重装备,以轻骑兵深入的战术。

  轻骑诱敌:拓跋焘认为,我如以重装军队到达,统万城必坚壁以待,我若以轻骑兵深入二千里到达统万城,再用诱敌之计,诱出交战,定可获胜。他在深谷中埋伏重兵,用数千人到城下搦战。拓跋焘命士兵退军,军士稍慢的立即被鞭子狠抽,又纵这些被打的士兵逃到夏军,让他们报告魏军后继无军,又无重装备。

  攻入统万城:夏主赫连昌,得知魏军后继无军,又无重装备,便督促军队出击,真是中计了。拓跋焘且战且退,夏军追来,进入深谷,遭到埋伏的魏军伏击,这一场战斗打得十分凶险,拓跋焘差点战死,身中数箭,但力杀夏军,魏军不要命的拚死战斗,大败夏军。夏主赫连昌逃走,拓跋焘则乘机攻入无主的统万城中。

  俘赫连昌:拓跋焘见统万城非常建得非常大和奢侈,不禁叹道,这等小国,劳民伤财,怎不亡国?拓跋焘将财物分给将士,赫连勃勃有三个女儿,长得非常漂亮,拓跋焘逼令她们侍寝,后来也让长女做了继任皇后。而魏军大将奚斤,采用伏兵战术,生擒了夏主赫连昌。拓跋焘善待赫连昌,还将自己妹子给赫连昌为妻。

  柔然求和:夏军余部立即推选赫连昌的弟弟赫连定为夏主,赫连定竟然伏击了前来的魏军奚斤,俘虏了奚斤。魏主拓跋焘得知,虽准备对付赫连定,但柔然犯边,拓跋焘决定,先对付柔然。柔然首领大擅,抵挡不住,仓皇西走,部落四散,并从此一蹶不振,又愤又忧而死。他的儿子吴提继立,向魏朝贡乞和。

  宋军北伐:南朝的宋主刘义隆,提出来要向北朝的魏国索还河南,并出兵五万。拓跋焘采用崔浩建议,认为南方人进入北方,时间长了必发生疫病,我以逸待劳,等他疲倦后出击。宋军到彥之部,从淮河入泗水,到达滑台是一座空城,又进到洛阳虎牢,统是城门大开,没一个魏军守兵,很是高兴,但也有将领有担忧。

  宋军失败:才过个把月,天气转寒,魏主拓跋焘大举南侵,宋军那挡得住,洛阳、虎牢又被魏军夺去,伤亡达五六成。宋主刘义隆忙命檀道济增援,可魏军的增援部队已先到达,宋将到颜之弃船登岸逃回彭城。就是檀道济,到达战场后,也难以挽回败局,最后也在魏军大军逼迫下用计谋全军成功退回,魏军攻克河南。

  夏军失败:夏主赫连定,派人约宋一起打魏国想分魏国领土,拓跋焘得知后大怒,亲赴统万城,向平凉发动进攻。赫连定退到鹑觚原,又被魏军围攻,战至最后,只有夏主赫连定逃出到上邽(今甘肃天水),连他皇后及弟弟在内的公侯以下百余人,一古脑儿被魏军抓住。魏军还打下平凉城,救出奚斤,并占领长安。

  杀光乞伏族:当时陇西还有个西秦国,传到乞伏炽盤的儿子暮末,不得已向魏求降。魏派将领迎接暮末,暮末烧掉城邑,毁去宝器,率民众1.5万向东行。途中遇到夏主赫连定,赫连定派叔父韦伐围住西秦人,粮食出现严重短缺,甚至人自相食,没办法的请降。赫连定将乞伏宗族五百余人杀光得一个不留。夏国灭亡1:赫连定如此残暴,怎能不速死?赫连定带着秦民十余万,想夺取北凉疆土,不意吐谷浑的首领慕璝,出动三万骑兵前来袭击。这个吐谷浑,他们的远祖是鲜卑族慕容廆之兄,拥有并、氐、羌数千里地盘,传至慕璝,与宋廷和魏廷都有良好的关系,得知夏主西来,铁板神算。立即派劲骑三万,趁夏军渡河时杀过去。

  夏国灭亡2:夏军遭到半渡打击,大半溺死,夏主赫连定登岸飞逃,偏被吐谷浑的骑兵跨河追上,七手八脚,把他拖去,当即关入囚车,送与慕璝,慕璝又派人押送赫连定到魏国,魏主拓跋焘当即命令斩了赫连定,嘉奖慕璝,加封为西秦王。拓跋焘将赫连昌子弟一并诛杀,至此,从赫连勃勃开始,共三主的夏国灭亡。

  历史评价:宋主刘义隆想收复河南,为什么不先用檀道济,而用到彥之等,怎能成功?等到用檀道济去救援时,却已经晚了,好在檀道济是个将才,但只能全身而退,却不能破敌,大好中州终于沦为敌手,可惜啊。夏国的赫连家族,从赫连勃勃开始,太过残暴,也是报应,三代就亡国了。

  杨难当夺梁州:却说在陕西甘肃南面,有一块好地盘,叫仇池,有百顷大小的平地,四面是高约七里的绝壁,要经过三十个回峰羊肠曲道才能登上峰顶。仇池国传到杨难当,既宋和魏关系都好。宋国的梁州刺史甄法护干得不好,宋主刘义隆特派剌史萧思话代任,萧思话还没到任,杨难当却乘机出兵夺了梁州。

  萧承之出场:萧思话到了襄阳,接得梁州失守的消息,忙派部属萧承之,率五百人前进,萧承之便是日后齐太祖的父亲,以前为济南太守时,曾用空城计吓得魏军退军。他此次出战,打得杨难当的氐军狼狈逃窜,还打过汉津河,大败敌军,将梁州及汉中全境,全部克服,杨难当被打得向宋国谢罪。

  南北和好:北朝的拓跋焘,得到了河南,重用崔浩,励精图治,立拓跋晃为太子,又派人到宋国为太子求婚,未成,但宋魏两国,却有十余年南北和好。南朝的刘义隆也求贤重农,那个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,除写了《桃花源记》外,这时还写了很多著名文章,宋主刘义隆要征他做官,陶渊明却病逝了。

  自毁长城1:宋廷有个官员刘湛,本是大臣殷景仁所推荐的,得志后,却要置殷景仁于死地,甚至想让士兵扮作盗贼,夜里刺杀殷景仁。宋主刘义隆得知后,只是保护了殷景仁,却没有治刘湛之罪,宋主也是没原则性。刘湛还自毁宋室长城,诬陷宋室真正能将檀道济,在刘义隆生病期间,以边患要商讨,召来檀道济。

  自毁长城2:刘湛实际上是不断在宋主刘义隆面前,谗言檀道济功高震主有后患。檀道济接到朝廷的召令,他妻子虽然提醒他无故相召有危险,但檀道济又不能不去,去后被拿下,以莫须的罪名,自己及全家和弟子被杀光,宋室真是自毁长城。魏国得知檀道济被杀,庆贺说道济一死,吴人均不足畏惧了。

  冯弘篡位:再说北燕主冯跋,定都龙城。魏国派使让燕称藩,燕不干还扣住魏国使臣,魏燕两国遂翻脸,打过多次仗。不久冯跋病重,命太子冯翼管理朝政。冯跋的妃子宋氏,想立自己的亲生儿子,逼迫冯翼退回东宫。冯跋的弟弟冯弘乘机篡位为燕皇,本就病重的冯跋竟吓死,冯弘杀了太子冯翼及冯跋的子弟百余人。

  北燕内乱:魏主拓跋焘再派兵伐燕,连败燕军。燕国的大臣劝冯弘送钱献女向魏国求和,冯弘不干,调兵与魏军相持。但冯弘却因内乱而败亡。原来,冯弘与妻子王氏有三个儿子,冯崇、冯朗、冯邈,与妾慕容氏有子冯王仁,后来冯弘篡位后,立妾慕容氏为皇后,冯王仁就是太子。前面几兄弟都怕遭祸而投降魏国。

  不肯割爱:冯弘得知三个儿子都卖国,勃然大怒,立即派部将封羽讨伐,冯崇向魏国求救,魏国派拓跋健等进攻龙城。在魏军攻势下,驻在凡城的封羽不战而降,冯弘大惧,派使向魏求和。魏主拓跋焘要求燕太子冯王仁做人质,可冯弘及皇后慕容氏心疼太子,老是哭泣,惹得冯弘宁可亡国,也不肯割爱。

  魏军攻龙城:大臣刘滋劝冯弘,说从前的刘禅、孙皓据险,后来都成了晋国俘虏。现在魏国比晋国强,我们不如当时的吴蜀,若不从魏命,恐怕要亡国。冯弘听不进去,竟怒而斩了刘滋,并向南方的宋国称藩求援,宋国并不出师相救。魏主拓跋焘命拓跋健等率军四万,直取龙城。在魏军的攻势下,冯弘向高丽求援。

  北燕灭亡:来援的高丽兵却趋势打劫,冯弘只得逃往高丽国。冯弘到高丽国,还摆皇帝的臭架子,让高琏看了动怒,命冯弘迁往北丰。冯弘仍然如此摆臭架子,惹得高琏怒上加怒,把冯弘及太子冯王仁一并抓去。冯弘再派密使去向宋廷表忠,请求援助。高琏更加愤怒,索性派兵杀死冯弘及子孙十余人,北燕遂灭亡。灭北凉1:却说北凉主沮渠蒙逊,在位二十多年,免不得骄淫起来。当时有个西部僧人叫昙无谶,自称能使鬼治病,有秘术,为蒙逊所信重。魏主拓跋焘只信道教,对西僧不高兴。他派尚书李顺让昙无谶来魏国,蒙逊抗命,因此得罪了魏主拓跋焘。李顺回来后,对问起北凉事务的魏主拓跋焘说,蒙逊快死了。

  灭北凉2:李顺对魏主拓跋焘说,蒙逊的儿子们,我都见过,统是庸才,只有牧犍较有才识,继位肯定是这个人。但他们才能都不及其父,这是天意要主上您夺取北凉。果然过了一年,蒙逊病逝,由其子牧犍继位,拓跋焘对李顺说,你的预言已经应验,看来朕夺取北凉不远了。但起因怎么来的呢?是这样的。

  灭北凉3:牧犍的妹妹做了拓跋焘的夫人,拓跋焘的妹妹也嫁给牧犍。可牧犍有个嫂子李氏,漂亮好色,牧犍三兄弟均与她通奸,只是妇人格外势利,对当了北凉王的牧犍特别献媚,大得牧犍欢心。只是王后,即拓跋焘的妹妹,看不过去,常有怨言。李氏竟要毒死拓跋氏,幸亏拓跋氏只吃了一点便腹痛,自知中毒。

  灭北凉4:拓跋氏即派内侍飞报哥哥拓跋焘,拓跋焘急派医官治好了妹妹,并命牧犍交出李氏,牧犍舍不得,将李氏藏起来。面对如此局面,虽不少大臣不主张打北凉,认为北凉荒凉且缺水,不易打,但崔浩驳斥了这些错误意见,拓跋焘采用崔浩意见,下令亲征北凉,留太子拓跋晁监国,传诏北凉数牧犍十二宗罪。

  灭北凉5:魏主拓跋焘兵威直指北凉,牧犍派弟弟董来出战,略略交锋便即溃退,不是魏军对手。牧犍固城自守,魏主拓跋焘亲自督促攻城,派使入城,命牧犍投降。牧犍还未肯投降,他的侄子万年,率众投降魏军,牧犍无法可施,面缚出降。拓跋焘只责备了牧犍几句,命解开绳子,以妹婿相待,北凉遂灭亡。

  灭北凉6:牧犍的三个弟弟,先投降后来又谋叛,经魏军打击,西走占据鄯善,后来被柔然所并。牧犍的侄子万年,当过魏国的剌史,因谋叛罪赐死。就是牧犍父子,被魏人告密,说他与做拓跋焘夫人的妹妹暗藏毒药。拓跋焘遂将其兄妹一并赐死,诛杀光沮渠氏宗族数百人,只有牧犍妻子是拓跋焘的妹妹,才得保全。历史评价:北燕、北凉,兴亡情况不同,但其因女色而亡,则是一样的。冯弘以妾慕容氏为妻,偏爱与慕容氏所生的小儿子冯王仁,沮渠牧犍以小叔子身份与嫂子通奸,下毒正妃拓跋氏,导致得罪强邻魏国,同归覆灭。因此说,冯弘的妾慕容氏,牧犍的嫂子李氏,实际上都是北燕、北凉的祸水,而以美色导致亡国。南北朝:东晋时代,五胡并起,先后有十六国,即二赵:前赵后赵。四燕:前燕后燕南燕北燕,三秦:前秦后秦西秦,五凉:前凉后凉南凉西凉北凉,还有夏国蜀国。到了宋国取代晋国,只有夏国赫连氏、北燕冯氏、北凉沮渠氏还存在。魏主拓跋焘连灭夏、北燕、北凉三国,中国疆土,宋国得了三四,魏国得了六七。

  魏最强盛:魏国此时最为强盛,威震塞外。就是西域各国,如龟兹、疏勒、鄯善、焉耆、车师等九大部落,先后入贡,连最东面的高丽,最西面的波斯,统都服魏国,独柔然不服,经魏国多次出师打击,逐出沙漠。之后,拓跋焘专心文治,重用崔浩。魏国的事暂放放,且说宋主刘义隆,是个节俭的人,袁皇后也节俭。

  宠爱潘妃:但皇后娘家里收入太少,经常找皇后要钱接济。宋主刘义隆虽答应给,但不肯多给。后来刘义隆又选得一个绝色美女潘氏,大加宠爱。袁皇后故意转托潘妃,向刘义隆要钱,果然仅隔一天,即由潘妃告诉袁皇后,如数发钱。袁皇后虽然谢了潘妃,暗中却深怨刘义隆。潘妃生下一子取名刘浚,更加得到宠爱。

  刘义康1:古人说,色字头上一把刀,宋主刘义隆本来身体就不太好,自为潘妃所迷,越害得精神恍惚,病得不轻,一切军国大事,都委托他的弟弟彭城王刘义康。刘义康一时权倾天下,但他有极大的缺点,就是不学无术,不识大体。他私置家僮六千人不禀报,四方上贡的好东西,自己先用着,次品才给皇帝用。

  刘义康2:这让宋主刘义隆动了疑心,还有领军刘湛,仗着刘义康权势,也是骄横。在刘义隆身体日差的情况下,有些大臣挑动刘义康,说要采取兄终弟及,要拥立刘义康。但不久刘义隆的病又好些,召殷景仁进宫,先发制人的命逮捕刘湛及三个儿子、党徒等八人下狱,后被诛杀,刘义康见此也自己辞职。

  大臣范晔:宋主刘义隆的长子刘劭,已立为太子。次子刘浚年幼,也付其重任,但刘浚的政事,都委任大臣范晔,范晔写了后汉的史书一百二十卷,几与司马迁、班固齐名。但范晔道德品质不好,他还说没受到重用,常有怨恨。宋主刘义隆爱他才能,提拔他担任左卫将军,太子詹事,掌握禁卫军。

  又谋逆1:大臣何尚之对宋主说,范晔这人品德不好,不应在身边重用,最好做广州剌史,以免出事。宋主刘义隆不同意,说才杀了刘湛,现在又搞范晔,人们将怀疑我好信谗言。刘义隆忠言不听,终导致误事。广州剌史孔默之,因贪污犯罪,由刘义康帮忙,才获得宽赦。孔默之死后,他的儿子孔熙先,密图报效。

  又谋逆2:孔熙先对刘义康说,他观察天文,料宋主刘义隆必不得善终,由其骨肉害死,江州会出天子。后来的结局,虽有猜到的地方,但也有没猜到的。好容易过了两三年,孔熙先与范晔勾结起来,要奉他的所谓明君刘义康为主子。正好刘义隆的弟弟刘义季辞行外调,刘义隆的皇三子刘骏、皇四子刘铄都外调出行。

  文人没用:宋主刘义隆到武帐冈宴行,孔熙先与范晔准备就在这天作乱,刘义隆的侍卫许曜带刀护着,范晔在旁边,许曜一再把着刀,斜眼看着范晔,把个文人的范晔吓得心惊肉跳,始终未敢动手,真是没用。酒宴散会,刘义隆回宫,刘义康的亲党,丹阳尹徐湛之也是密谋人之一,觉得这样没出路,竟密告刘义隆。

  谋逆失败:刘义隆立即命徐湛之查取得范晔等预备的檄文草书,上面已有各参与人员签名,当即按名单抓捕,这些人连同他们的子、弟等,全部被诛杀。此事使刘义康被彻底削去官爵,贬为百姓。衡阳王刘义季得知刘义康被废掉,也灰心的终日饮酒,不到两年便至送命。刘义隆调皇三子刘骏为徐州剌史,拱卫京师。

  宋国占氿池:却说氐王杨难当,投顺了北魏,杨难当对宋国统辖的蜀地发动军事进攻,宋国派将军裴方明,大破杨难当,并打入仇池国内,抓住杨难当的儿子杨虎,侄子杨保炽。宋国让杨保炽居守仇池,派大臣胡崇之监管杨保炽,将杨虎带到南京斩首。魏国派人迎杨难当到首都大同,用古弼为元帅,出兵向仇池进攻。

  魏军夺仇池:宋国监管将军胡崇之与来攻的魏军交战,不是魏军对手,战败被俘,杨保炽逃走,仇池被魏军夺去。杨保宗之弟杨文德,劝杨保宗乘机叛魏复仇池国,杨保宗的妻子还是魏国的公主,竟愿与杨保宗背叛魏国,认为事成之后可以当国母,比现在要强,真是利令智昏。魏国驻守仇池的将军拓跋齐察觉此事。

  复国又败:拓跋齐计诱处死杨保宗。杨文德出战为兄报仇,也被魏军打败。杨文德向宋国求援,宋国派将军姜道盛救援,与魏军交战,那知姜道盛也不是魏军对手,竟然战死,杨文德的妻子下属都被魏军俘虏,就是杨保宗的妻子魏公主,也被俘由魏主赐令自尽。这一事,使和好了的宋国与魏国又再次成仇敌。

  魏军大举南侵:偏偏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魏国所属的卢水胡族的首领盖吴,也叛魏,被魏军打击,盖吴又向宋国求救,宋主刘义隆也忘了前面的败仗教训,出动雍州、梁州兵到边境上,为盖吴声援。盖吴打不过魏军而战死,魏主拓跋焘遂借口向南方发动入侵,亲自率步兵骑兵十万,渡河南来,大举围住悬瓠城。

  陈宪守城:宋国的南顿太守郑琨,颍川太守郑道隐,均望风逃去,驻守悬瓠城的参军陈宪,率城中战士不满千人,殊死守城不退。魏主拓跋焘大怒,亲自指挥士兵拚死攻城,打得尸体都与城平齐,魏军踏着尸体上城,短兵相接。陈宪仍坚守悬瓠城,但见头颅乱滚,血肉横飞,自早到晚,魏军死了上万人,仍不能攻克。

  宋国想北伐:魏主拓跋焘,在悬瓠城下已经42天了,仍然打不下来,于是下令撤围退军。陈宪以守城有功,提升为龙骧将军。宋主刘义隆,因与魏国失和,遂想经略中原。彭城太守王玄谟,好大喜功,多次申请北伐,丹阳尹徐湛之、吏部尚书江湛,更是怂恿。只有新任步兵校尉沈庆之谏阻,但刘义隆听不进去。

  伐与不伐之争:沈庆之说,我步兵战力弱于敌骑兵,昔日檀道济两次、到彥之一次北伐都失利。今将军不能强于檀、到两个将军,兵力未见强盛,不如休养等待时机。刘义隆愤怒的说,檀道济养敌自资,到颜之中途疾返,所以王师失利。我想北魏靠的是马,今夏天水涨,我若以水师北进,应该大胜,此机会不可轻失。

  觉得可伐:沈庆之说,耕地当问农民,织布当问女婢。陛下今要伐魏,反与白面书生商议,怎能有成?江湛、徐湛之二人,面有惭色,宋主刘义隆则大笑而罢。太子刘劭,将军萧思话,也称不宜出师,宋主刘义隆始终不信,又接到魏主拓跋焘的来信,信中讥讽惹怒他,更得知魏国大臣崔浩被杀,越觉得有机可乘。

  宋军北伐:宋主刘义隆遂毅然决定,下诏北伐。国库中积蓄不多,不得不竭力搜括,贵族出钱,家财在五十万以的四成中硬借一成,僧尼有二十万积蓄的,也应四分借一,并征集各州青壮入伍,八方搜罗不遗余力,真是何苦?战争初期,面对宋军大举进攻,魏军或逃或降。魏主拓跋焘认为天热马未肥,不宜出战。

  围滑台:魏军先退避阴山,到滑台被围时,已到了晚秋,魏主亲自率军救滑台。宋将王玄谟本不知兵,派将领垣护之率百船,占住离滑台西南百二十里的石济,自己驻扎在滑台城下,四面攻城。城中本多茅屋,部将请求使用火箭射入以烧敌,王玄谟却以城中一草一木将来都属我而不同意,魏军第二天则撤屋躲入洞中。

  慌忙退走:宋军在滑台城下呆了几个月打不下来,士气日衰,忽然接到侦察兵报告,魏主拓跋焘亲率百万大军南来,已到枋头,吓得王玄谟面如土色。当晚,魏军救援主力到来,王玄谟慌忙传令退走,宋军立刻士无斗志,遭到魏军追击,后队的将士,几乎全部被杀光,前队人马,也多逃散,沿途军械丢弃如山。

  垣护之成功退走:垣护之还在石济,得知魏军渡河,正准备写信王玄谟,约一起夹攻,不料王玄谟未战先溃。魏人夺得战舰,反过来截击垣护之的退路。垣护之把百舰列成一字,横驶过来,用长柄巨斧,劈断阻挡的巨锁,魏军见他来势凶猛,却也不拦阻,由他冲过,垣护之只损失了一舰。西路到达陕城:青、冀州剌史萧斌,是宋廷明确的主帅,他见到逃回来的王玄谟,本想将他斩了,沈庆之劝谏道,佛狸(即拓跋焘的小名)有百万大军,威震天下,不是王玄谟所能挡住得的,萧斌才罢了。再说另一路,根据宋主刘义隆命令,参军柳元景等从西北进军,一路上打了一些胜仗,部将庞法起到达陕城。

  陕城之战:陕城坚固,宋军老打不下来。而且魏军将领张是连提,率军二万救陕城,骑兵突入宋军很是厉害。面对强敌,宋军将领薛安都,竟脱去盔甲,卸去马鞍,跃马横矛,当先突出,直向魏军阵内杀入。魏军被他杀得死伤不小,宋军也趁势杀转,反将魏军冲散。战到天黑,魏军见宋军有援军到来,才收军退回。

  魏将战死:第二天亮,宋军将领曾方平、薛安都表示,今强敌在前,坚城在后,正是我等效死的日子。魏将张是连提仗着兵多马众,又前来对仗,双方杀得声震山谷,战了数百回合,魏军死伤惨重,无力支撑时,宋军又一路人马杀来,张是连提料不能再打,策马欲逃,被兜心一矛,戳破胸膛,倒毙马下,魏军大败。西部班师:宋军将领柳元景于是进攻陕城,一夜即打下陕城,并令宠法起进攻潼关。魏军守将逃走,宠法起占据潼关,安民告示,关中豪杰及附近胡人,统到宋军营前送粮,情愿投效宋军。这时,宋廷考虑到王玄谟失败而回,西部的柳元景等不宜独进,于是下令,召柳元景等回去,柳元景只好奉命班师仍回到襄阳。

  刘康祖战死1:这一退,又害得宋室战死一员良将。原来,魏军永昌王拓跋仁,探得悬瓠已经空虚,遂一鼓作气打下该城。正好宋军将领刘康祖、胡盛之,接到宋廷命令率军退回,走到威武镇,那后面的魏军却是漫山遍野的蜂拥而来。胡盛之提出敌强我弱,要依山据险,可刘康祖却正盼与敌决战,结车为营。

  刘康祖战死2:魏军四面围住宋军,宋军拚命死斗,从早打到晚,杀毙魏军万余人,血都流得没至脚踝,刘康祖身受数伤,仍然指挥士兵力战。当天夜晚风急,拓跋仁命骑兵下马负草,纵火焚烧刘康祖的车营,打得关键时,刘康祖不防一箭穿透项颈,当时就晕倒马下,气绝身亡。余众突围,八千人伤亡大半。

  进逼徐州:拓跋仁进逼到寿阳,魏主拓跋焘则亲率骑兵,奔袭徐州,抵达萧县。当时宋军出发时,是何等强盛,此时反客为主了。萧县离徐州只十余里,宋军江夏王刘义恭担心守不住,就要南逃。沈庆之认为不如到粮多的历城,独大臣张畅,表示要撤走可能会死在路上,愿守寿阳,皇三子刘骏也说要与城共存亡。

  张畅辩驳:魏主拓跋焘到了徐州,见城中守备森严,但也不急着进攻,在城门吊桥两边,魏国尚书李伯复,与宋国大臣张畅,两人谈起来,谈得不拢时,李伯复说,彭城何烦再攻,我军准备南下兵临长江呢。张畅笑说,去留自便,不过有句童谣说,“虏马饮江水,佛狸死卯年。”李伯复听说此话,顿时惊心。

  江淮大震:第二天,魏主拓跋焘指挥攻城,还是打不下。魏主遂多兵南下,经过广陵、山阳、横江等城,无不城破,江淮大震,南京戒严,宋主刘义隆派将军臧质,率万人救彭城,也被进逼的魏军打得大败,只剩七百人随臧质逃到盱眙城,所有辎重器械都弃去了。盱眙太守沈璞,储存好粮食及武器,决心一战。

  攻盱眙不下:魏军不带军粮,专靠沿途打劫充作军需。到渡过淮河,民众多躲起来了,抢不到粮食,累得人困马乏饥荒。听说盱眙粮食多,巴不得一举攻入城中,饱载而归。偏偏攻城不下,因此留下千人驻扎盱眙,自率大军南下。到达瓜步,毁民房取材做筏,扬言将渡江,急得南京城内,上下震惊。

  宋主之悔:宋主刘义隆亲自登石头城,面有忧色,对旁边的江湛说:“北伐是我同意的,不想导致敌军打过来,都是我的过失,若檀道济在,岂使敌人马饮长江”,谁叫你自毁长城?还幸魏主拓跋焘无意久相持,便派使主和求婚,宋廷的大臣,多半主张和亲,独江湛说胡人无信,不可同意。这时,太子刘劭发声了。

  刘劭发声:刘劭说,今皇上忧劳,还要主战么?这几句话,声振如豺狼,几乎响彻殿瓦,吓得江湛大惊失色,自知此人难惹,便即匆匆退朝。刘劭让左右当阶挤他,几乎让江湛倒在地上。宋主刘义隆看不过去,出言阻止,刘劭抗着说,北伐失败之辱,只有斩江湛、徐湛之二人,宋主说北伐原我的主意,休怪他们。

  贻溲溺:魏主拓跋焘在瓜步山上过完年,下令拔营北归退军。经过盱眙,魏主又派使入城,赠送马剑,求供美酒。守将臧质却给了好几坛。魏主酒兴正浓,即命开封取酒,哪知一股臭气,由坛内冲出,仔细看并不是酒,而是混浊浊的小便!臧质也太恶作剧了。魏主大怒,特制上有许多小刀似的铁锥的铁床。

  攻城失利:拓跋焘咬牙切齿的说,破城后,誓要生擒臧质,叫他坐在铁锥上,尝试此味。臧质得知后,也写着斩佛狸(拓跋焘的小名)首级,封万户侯等。魏主更加大怒,挥军猛攻,魏军前赴后继攻城,打了一个多月,陝跦祂俋颯奪秶竘楷祥隅俶 堤珋操湮,死了上万人,竟然攻不下盱眙,天气转暖,尸气薰蒸,魏军士兵免不得酿成疫病,魏主无奈的退军。

  赐死刘义康1:再说那废王刘义康,当时有个将领胡诞世,要奉刘义康为主,纠集党羽二百余人,暗中进入南昌城,杀死太守桓隆之,占据南昌郡作乱,被朝廷派兵,斩了胡诞世。当时正好魏军入境,内外戒严,太了刘劭、三子刘骏等再三劝宋主刘义隆,要大义灭亲,于是,宋主遂派侍臣严龙,持药赐刘义康死。

  赐死刘义康2:刘义康不肯服药,蹙然说佛教不许自杀,我愿你们随便处理。真是报应啊,想当年,他们的父亲刘裕杀晋恭帝司马德文时,司马德文也说过这个话,现在轮到刘裕儿子遭此报应了,刘裕如地下有知,也当后悔杀司马德文的。严龙遂用被子捂住刘义康,将他捂死,死法与司马德文一个样。

  战争后果:魏军撤退途中,极为残暴,所过之处,但见尸骸累累,统是断脖截足,婴儿都被挑在剌刀上旋转为戏。对于此次战争的失利,宋主刘义隆将弟弟刘义恭、三子刘骏降职,将萧斌、王玄谟撤职,自经此次宋魏战争,靠北的六个州成为废墟,倍极萧条,刘义隆执政初期所创下的财富,从此淹没了。

  崔浩之死1:却说魏主拓跋焘回到首都大同,将降民五万余家分放在首都旁边,夸示功绩。魏国自拓跋跬强盛起,得拓跋焘相继,国势越发兴隆,但推究由来,多出自崔浩功业。崔浩在魏主南下以前,已为了修史一事,被治罪杀掉了。此事这里再细说,崔浩与崔允监修国史,已有数年,魏主拓跋焘要求务从实录。

  崔浩之死2:崔浩因此将魏主的先世,无论善恶,据实写上,且还刻在石牌上。因为崔浩相当受重用,所以他做事任性,不避嫌疑,免不得遭人陷害,导致大祸突然降临,魏主拓跋焘命将崔浩下狱。太子拓跋晃是负责修史的,与中书侍郎高允同在拓跋焘面前,为崔浩求情。但拓跋焘仍命处死崔浩及下属128人,并诛崔浩五族。

  太子惊吓而逝:事后,拓跋焘也曾后悔,说崔浩可惜。太子拓跋晃素与宦官宗爱关系不好,宦官仇尼道盛是太子喜欢的,也与宗爱关系不好。偏魏主拓跋焘好信宗爱之言,宗爱遂老说太子坏话,先将仇尼道盛,指为首恶,还有太子的东宫十多人,魏主竟命全部处斩,吓得太子拓跋晃日夜惊惶,致成心病,不久病逝。

  宗爱杀拓跋焘:拓跋焘知道拓跋晃无罪,对太子的死很是悲哀,他因此特别钟爱拓跋晃之子,年才12岁的拓跋浚,常令这个孙子陪宿。只是太监宗爱,见魏主追悔,自恐有罪。第二年春季,魏主拓跋焘因酒致醉,独睡在永安宫。宗爱乘机进去,不知他如何动手,竟令这位历史上英武的魏国大帝拓跋焘,死得不明不白。

  宗爱立拓跋余:经过好多时,侍臣才发现魏主惨死。大臣们商量后事,大臣兰延、和疋、薛提等,经过密议,由和疋召来拓跋焘三子拓跋翰,准备立他为皇帝。而宗爱却秘密迎来拓跋焘的六子拓跋余,假传赫连皇后命令,召入兰延、和疋、薛提三人,数十名宦官砍了三人头颅,连准备做皇帝的拓跋翰也同时被杀。分享:


香港挂牌彩图| 香港挂牌之全篇| 六合宝典| 分享点买码经验| kj28.com| 六合传说| 香港挂牌| www.771234.cc| kj139本港台现场报码| 六合彩资料| 挂牌玄机图| www.000015a.com|